极速快三技巧规律

媒体聚焦NEWS

您现在所在的位置: 首页 >新闻资讯 >媒体聚焦>正文

分享

字号

打印

三峡晚报:高山之巅 茶旅小镇

2019-09-19 17:39:18 三峡晚报

(三峡晚报记者:黄善君)汪汪汪……
      7月26日傍晚7点左右,急促的狗叫声打破了夷陵区邓村乡白水头村的宁静。“拐哒、野猪来哒。”听到狗叫声,住在白水头村14组的古稀老人向文奎翻身下床,走出简易的窝棚,点上爆竹,最终吓跑了野猪,“这只狗以前是敢去咬野猪的,去年被野猪弄断一条腿之后,就怂了。”
      类似场景,向文奎每天要经历几次。因此他都有些后悔今年种苞谷了,“被野猪折腾得筋疲力尽,方圆几十里地就茶园改种包谷,天天被野猪惦记。”
      从向文奎的遭遇可以看到,种苞谷不再是邓村的习惯了,茶叶已成为当地的支柱产业。茶叶一个种植风险相对较低的产业,各地结构性调整仍在以茶叶为选项,说起邓村,人们就会与茶叶产地联系在一起,经历了几轮产业转型的跌宕起伏,邓村茶叶种植面积达到9万亩。与此同时,当初邓村乡的标准化建园如今已是处处茶山好风景,鄂旅投将30亿元投向茶山,三峡茶谷开启了茶旅小镇的转身之旅。

(美丽的茶山为邓村发展茶旅打下了坚实基础)

 深山里有个宜昌唯一的专署茶叶示范场

 邓村茶历史久远。长篇小说《张居正》中就写道,明朝一代首辅张居正回荆州省亲后,带了500瓦罐邓村茶到京城与同僚分享。
       一代首辅都以此邓村茶作为礼物回馈同僚,足见邓村茶的名气,也正因为此,邓村才有了宜昌唯一的“专署茶叶示范场”的存在。
       今年80岁的冷鹏远是“专署茶叶示范茶场”元老,据他回忆开场元老是一名叫顾辉合的东北人,1952年在邓村组建宜昌专署示范茶场,属于省级交办、宜昌管理的唯一示范茶场。

专署示范茶场依据邓村大叶茶种、海拔800米、弱酸性土壤的特点,北纬30度的优质产茶区域优势,将40度坡的田土改造成梯田。对30度以下的实施一面坡的种茶,茶园的造形顺山蜿蜒,将分散的茶树移植成密植、免耕速成高效茶园。喊出了“一年种、二年摘、三年过1百(干茶产量)”的口号。
      当初的茶树没有修剪的概念,茶树能长多高算多高、能有多粗算多粗,一般的茶树要扳弯才能采到茶。那时种的茶算不了面积,本地依然是种粮为主,茶是副业,茶园是不算面积只算棵。

邓村专署示范茶场建立之初总共有23801株,按600蔸/亩计算是39.7亩。“示范茶场种茶很讲究,按照现在的说法就是有机肥种植。”冷鹏远说,茶场从周边农户买猪粪用于种茶底肥,1立方米的猪粪卖6元,那时按照生产队式的管理,他一天的工资是8角钱。
      后来这里更名为国营邓村茶场,曾任副厂长刘建强为记者提供了一套完整的账簿,里面保存完好的目录,见证了示范茶场的过往:1953年,16名职工,亏损465元;1958年79人亏损89元;1963年71人盈利120元;鼎盛时期1994年75人总产值113万元,利税52万元;期间,邓村云雾、邓村雪芽获得了省部优质奖。从1953年开始到90年代结束,邓村国营茶场建成了宜昌茶的缩成高效示范园,最后面积发展到719亩。

“徒弟”改良了种植方法超越了师傅

上世纪80年代,每年有1万多人到邓村参观,不仅湖北省内,还有四川、湖南、贵州、河南等地前来学习宜昌规范化种植茶叶的经验,更名为茶场的基地理所当然成了湖北省以及宜昌发展茶叶的示范。
      鼎盛时期的90年代,冷鹏远的年终奖就是几千元,3个子女一个读大学、一个读师范、一个读技校,家里不欠账。每名职工从80年开始每年都可以分半边猪肉,双职工刘建强家每年可分一头猪,很多人看准了国营茶场是“肥窝子“,拼命往这里挤。

随着茶场的改制,茶场每名职工承包有4亩茶园,生产自投,收入自得。今年退休的刘建强夫妻两年收入6万元。刘建强说:宜昌大叶种茶都是邓村茶的后裔,当初国营茶场为宜昌茶叶发展提供了大量的茶苗、茶籽,三杯五盏依旧当初味的品质就是这么来的。
      而记者此前在点军土城采访时就曾了解到,1960年,当时土城还是宜昌县土城区,时任区委书记闫圣代到当地的谭家岭调研,发现此处的红土地十分适宜种茶叶,当即拍板试验种植,并从邓村运来600斤茶籽种子提供给农民,试种效果不错,随后便推广到白云山等地。
      周围农民也是在国营茶场学的技术,“开门就能看见国营茶场,看到茶场种茶方式跟我们不一样,也看到了他们拿到的真金白银,那时我们就是照葫芦画瓢,学的国营茶场的模式发展茶叶,你看现在发展的茶叶模式是按照密植免耕学的,有多大的田就种多大面积的茶,不套种玉米及任何作物,当然田边还是栽植有杉树,有的栽有桃树、栗子、李子等果树。”邓村坪一组的沈万树说起种茶经很有一套,他当年就是从国营茶场学的种茶技术,“但是后来我们栽植方法改为无性系,茶树的茎秆地面通透,通风向阳,产量高,当初邓村国营茶场是我们的师父,现在我们徒弟已经超越了师父。”

依托资源高山茶场华丽转身茶旅融合

邓村乡种茶渐成气候,发展到今天的9万亩,但随之而来的却又出现了年轻人逃离茶园的一幕。
      7月28日上午8点,邓村乡邓村坪村4组66岁的沈万树与老伴正在采茶,沈家有4亩茶,其中2亩属于无性系,茶园位于邓村茶山公园核心区域,早上5点多两人就起床,6点准时采摘,11点半回家做午饭,下午1点30分开始采到晚上7点。
     老沈夫妻这一年忙活下来,收入在25000元左右,付出与收入的不对称,“孩子们就不愿搞茶叶了。他们的茶叶是卖给昌发茶叶加工厂,这个加工厂的老板娘也在发愁以后的事情:儿子郑勇只愿意在门市上卖茶,加工却不愿意触及,“因为加工时间长,工作辛苦,还有大量的茶灰飘荡,落在人身上奇痒无比。

记者采访时发现,茶园里采茶的除开老人还是老人,9万亩茶园谁是未来的传承人?这么多茶园怎么办?
      从5年前开始,邓村乡就开始大面积转型,开启了茶旅融合、高山避暑的业态新路径。

三峡茶旅小镇项目的一名副总介绍:邓村乡16个村全部是茶叶专业村,旅游资源丰富,以红桂香、黄金河、古城坪村为茶盆地;以白水头、小渔村为茶谷地带;以袁家坪、邓村坪、江坪、高台头、竹林湾、谭家垭为茶脊地带;以大水田、中堡山、杨家湾、常家垭为茶巅地带的茶山公园正式形成,鄂旅投计划投资30亿元,用5年时间精心打造三峡茶旅融合项目。从2011年就开始经营的茶山人家——萧幺姑农家乐的邓村坪村11组的王世坤每年收入18万元,加上冬季制作邓村豆腐乳,年收入21万元。他的儿子承包了建在萧氏茶山公园的萧氏茶博馆,承袭了王家美食的衣钵,这些都是邓村茶旅热带来的变化。
       萧氏集团董事长感触颇深:夷陵区乡村旅游今年春季在邓村点燃了高山生态游的火炬。由鄂旅投集团、夷陵区政府、萧氏集团三方联合投资开发的三峡茶旅小镇项目,目前项目首开区国营茶场以度假木屋、星空泳池为主题的茶山18景项目及停车场等配套工程正在加紧施工,预计8月底可完成主体工程建设。

土屋木楼能让时光倒流

 7月30日,在夷陵区邓村乡的“三峡茶旅小镇”项目部,一张旅游规划图,用红线圈出了四个开发点,其中“邓家坪的老屋”就在规划开发之内。

 作为一个对夷陵十分熟悉的人,我都没听说过邓家坪这个名字,它只是一个人迹罕至的高山自然村落,现隶属白水头村。如果不是这次被纳入旅游规划,这个名不见经传的小地名被人遗忘的角落,甚至在网上无法查询到。 我从大老岭方向进入邓家坪,因正在扩修景区道路,只能改道高台头村的茶园坡绕道进入,虽然是水泥路,却属于30度急上坡,有大量的急弯,每一个急弯尚未走完又要立打另方向。九成的道路仅有一车宽,路边就是悬
崖,最终在第七个弯道时,我的轮胎摩擦出黑烟之后“趴窝”了。

第一次去邓家坪的旅程就这么无功而返了。等到第二天,乘坐鄂旅投的越野车,预约了施工方后,走完施工道路,就拐上了坑坑洼洼,路上长满野草的土路,终于走进了人迹罕至的高山村落。

      

(在邓家坪邂逅茶山乡愁)

  邓家坪与大老岭国家森林公园相邻,仅一路之隔并为界限。路上为大老岭,路下为邓家坪。在森林资源开采的岁月里,大老岭林场新修了这条运输木材的公路,后来禁砍禁采,最终公路年久失修成了羊肠小道。

 车行这条老路,两侧的树木交错卷成了绿色拱桥,在路上仰望天空也只能是切割式的视线、朦朦胧胧。连接这条小道通往邓家坪的路虽称是简易公路,却只能步行,就是这样一个貌似与世隔绝的地方,22户人家,形成了一个完整的茶山人家。

 邓家坪与大老岭一个叫龙潭湾的地方毗邻,海拔1500多米,这里没有山羊的咩叫,没有浑厚的牛哞,到处都能见到被野草包裹的茶树,黄褐色的土房屋分布在相对平缓的山坡上。有一个水田面积不过10亩的地方,也让这里有个“大水田村”的名字就是山区的特征。

 邓家坪的居民讲究清静,习惯独居,单家独户成为居住特点。22户人家就有13个居住点,房屋都是一色的土屋。72岁的赵明海家的房子就很老,上了百年的土房子内外全部被长久的炊烟熏成了黑色,屋内漆黑的楼板下面密密麻麻的挂着腊肉。


(邓家坪的牛屋)

老赵家门前,有棵核桃树,树龄已过百年,整个邓家坪类似的百年核桃树数不胜数。老赵说,这些核桃树在核桃尚时就全部掉落,“也没有人去管。行走在小村落里,每家每户都有个猪圈,78岁的肖光云家用木栏杆围成了马厩一样的猪圈,一头黑猪像水牛一样在卧泥养生。肖光云在猪圈里添加了很多的野草,在猪圈里沤粪,他不习惯用化肥,种植的玉米,菜地都是这种猪粪做的底肥。无一例外,邓家坪都是这种自足自给的造肥方式,据说用猪粪种植的土豆颜色格外黄,蔬菜味道格外地道,“我们邓家坪一头猪至少要喂养15个月方能宰杀。”这里也是一个留守村落,居住的人都是60岁以上,年轻人早就搬到集镇和城市,邓家坪最多只是过年过节时回来探访父母时的“驿站”。

 山民当年敢与持械土匪叫板

 邓家坪的村民能世代繁衍生息,与齐心有着直接的联系,因为这里山穷水恶,曾是土匪出没的地方,赵明海的爷爷赵大发就曾打死土匪白大哥,在当地传为美谈。

原本,我以为这只是一段传说,是72岁的赵明海给祖宗脸上“贴金”,结果周遭的村民都证实确有其事,特别是78岁的肖光云讲述起来更是让人觉得这些事仿佛就发生在眼前。

 古时,这里是周边运输茶叶的必经之路,匪患猖獗,土匪将过往的客商抢劫后,将客商用铁钉钉在青叶树上,客商死伤无数。因此,青叶树上留下了很多的铁钉,后来开发大老岭林场时青叶树地带就被当地人称作“杀人树”。一次雷击中,大老岭的那棵1800多年的古树——“杀人树”被雷击伤,据称:树里有大量的金属,招惹了雷击,后来不知是谁为了保护古树用水泥修补被雷击伤的创口,被后来称之为情人树的大树渐渐枯萎,至今只剩残骸。       这些土匪中,有一股最为残忍和凶悍,匪首叫白大哥。一日,白大哥纠结土匪在秭归县屈原境内密谋,要把邓家坪烧光、杀光,不想隔墙有耳,正在树上割漆的漆匠付高柱听见。付高柱在漆树上大气都不敢出,等土匪离去之后,飞奔邓家坪报信。邓家坪的几十户山民紧急商议对策,部署了抱团打击土匪的战役。

当时邓家坪家家户户男丁带着锄头、镰刀、木棍、大刀在土匪的必经之路上设下埋伏,等白大哥为首的30多名土匪大摇大摆地走进伏击圈时,赵大发一土铳击中了白大哥,不可一世、臭名昭著的白大哥当场毙命,30多名匪徒见老大被打死,没有了主心骨,作鸟兽散四处逃命。邓家坪自行灭匪成功后,村民敲锣打鼓庆贺了7天,从此神枪队的名声大振,大老岭周边的土匪从此不敢再来犯。

山泉野茶是待客最好的方式

邓家坪靠近大老岭,享受着大山之福,野板栗、野茶、野天麻、黄姜、野菌带来大量财富。在种粮的年代这里更是野猪成患,村民称“野猪比土匪还难缠”。那时候,有村民在田里搭棚守野猪,往往在上面地里守着,下面的地里遭拱,第二天人们只好又将草棚搭进下面的地里;野猪有灵性,让人也大费脑筋,有的在地里用锯末沤火,有烟熏的味道,野猪就退避三舍;唐永健家里一直放有鞭炮,遇到野猪就放几个驱逐,付成财家则在地里架上了高音喇叭,夜里偶尔放一放人吼野猪的声音,也能达到驱逐的效果,时间久了,最终被野猪识破,野猪拱翻了架有喇叭的树干,摔扁了喇叭的造型、整聋了喇叭扬长而去。

说起这些经历当地人并不恼火和烦躁,仿佛讲述着一个个动人的开心故事。如今,“已经没人种粮了,不可能来野猪了。”茶叶是主要收入。但是今年因大老岭扩建旅游公路,贩子不来收茶,赵明海家的茶园能采不能卖,彻底成了野茶。

类似的例子不少,很多茶园也早早进入了自然生长状态,村民们不想对茶园投入太多,一则是搞不动,二则投入和收入不相称,种茶成了“佛系”,也让茶叶成了“野茶”,喝一口村民自己做的手工茶,就会发现虽然粗糙但涩味十足。这茶是城里人难以享受到的待遇——正儿八经的山泉冲泡野茶。赵明海说,泡茶的水是村边的小溪里打来的,都是山泉,“味道比矿泉水强多了。”

邓家坪22户,有18户有人居住,17户属于改造对象,但是没有一户改造,他们在根据自己喜欢的方式过着自己想要的日子。也正是因为它的古朴、原始和原生态,因为能寻找到那个梦里老家的影子,所以这里成了三峡茶旅小镇康养避暑首选之地。

当我用无人机拍下村落时,78岁的肖光云赶紧挤过来看,不停地问这里以后会不会有变化,有人告诉他守住了寂寞就是守住了财富。这个时候,没有读什么书的老肖突然冒出了一句:“保持原样,保存乡愁。”





 已阅